首页 部门简介 组织工作 干部工作 人才工作 先锋之歌 其它工作



     学习楷模
一名理论战士的如火激情――记方永刚(一)


    我所担负的是太阳底下最神圣的事业。我生命的激情、人生的幸福、生活的快乐都在于此。——题记·方永刚

  2007年元旦,滨城大连,雪片般的贺年片向一名军校教官飞来。

  每一张贺年片上,都写着同一个姓名――

  海军大连舰艇学院政治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教研室教授,方永刚。

  不大的房间,顿时变成五彩缤纷的画廊:南海军港,战舰列阵;北疆哨所,国旗飘扬;松辽山村,桃花怒放;东海小岛,鱼虾满舱……

  这些地方,方永刚是那么熟悉――

  近10多年,他奔走宣讲党的创新理论1000多场,听众多达40万人次。从“北极村”漠河,到南海之滨;从黄海深处的小岛,到故乡辽西的山村,机关、院校、部队、哨所、厂矿、乡镇、社区、海岛、渔村……到处都有他的足迹。

  “方教授,春暖花开的时节,盼望您再次来到我们身边!”

  “方教授,让我们相约,党的十七大之后,给我们上第一堂辅导课……”展读这些话语,身患癌症的方永刚仿佛在聆听又一个“春天的故事”,心中又像往常一样,充满了如火的激情!

  “党的创新理论是引导中国科学发展的指南,让更多的人了解党的创新理论是我最大的心愿”

  2003年7月28日深夜,从外地讲学归来的方永刚习惯地登录互联网浏览时,不禁眼前一亮――

  胡锦涛总书记在一次重要会议上,提出了“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重要论述。

  顿时,方永刚为之一振。凌晨1点钟,他激情难耐地拨通了教研室主任徐明善家的电话:“胡总书记的讲话太重要了,我想明天就给学员讲讲党对发展问题认识的深化……”

  窗外,小雨淅淅沥沥。灯下,键盘噼噼啪啪。当晚,他连夜备课,彻夜未眠。第二天一早,他就走上了讲台。接着,他又到学院所在的社区讲,到“大连论坛”讲,随辽宁省讲师团到外地讲……

  2个多月后,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科学发展观”和“五个统筹”的思想,方永刚在系里第一个提出要系统研究科学发展观,又风风火火地埋头研究、外出调研、登台宣讲。

  记者案头,有一张方永刚10余年讲课和科研成果统计单。列个简单的算式,他的激情令人动容――

  10多年间,他为群众和官兵宣讲党的创新理论1000多场次,平均3天多讲一课;写了300余万字的论文专著;为学员讲授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等13门课程,年均完成教学任务200%……

  在人们眼里,一名教授应该是从容而淡定的。为什么方永刚的心情如此急迫、脚步这样匆忙?

  他忘不了发生在家乡炕头上的那一幕――

  1999年春节,方永刚回到家乡辽西朝阳建平县萝卜沟乡水泉村过年。刚进村,就觉得今年的鞭炮声比往年稀。

  除夕之夜,左邻右舍的乡亲们都来到方永刚家的老屋,七嘴八舌:“永刚,去年全国发大水,就咱十年九旱的辽西不怕,可今年一场大旱,全村人的腰包又瘪了。”“永刚,往年黄豆挺好卖,这几年咋卖不动了呢?”……

  “这就是我们国家农村经济的脆弱性,这也是党和政府最关心的事儿。”从一场旱情谈到农村经济,从联产承包谈到农业结构调整……方永刚一口气讲了3个小时。

  “永刚,你说得这么带劲儿,这么在理儿,是谁告诉你的呀?”一位老人问道。“大爷,这些道理党中央的文件里都有,还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哩!”方永刚说……

  朝阳映红了窗棂,乡亲们走了,方永刚心里却难以平静:中国经济社会飞速发展,进入了一个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也进入了一个矛盾凸显期。党中央洞悉人民群众的所急所盼,正在着手解决发展中的问题,党的理论创新必将进入一个崭新的境界。

  理论只有被群众掌握,才能变成巨大的物质力量。方永刚迫切地感到:“我们这个时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理论工作者。我们的使命,就是趴下身子作桥梁,挺直脊梁作灯塔,满怀激情地当好党的创新理论的传播者,让党的创新理论的真理之光照亮千家万户!”

  “作为穿军装的理论工作者,我要和全军将士一起,在自己的岗位上保持冲锋的姿势、战斗的状态”

  2005年3月,北京人民大会堂,十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高票通过《反分裂国家法》。

  那天,黄海之滨一艘战舰的甲板上,官兵们围着方永刚,听他讲党中央推动祖国和平统一的新思路和新举措。几天后,一堂《反分裂国家法与台海前景展望》的讲座在某驱逐舰支队举行,授课者就是方永刚。

  “马思边草拳毛动,雕眄青云睡眼开。”大连舰艇学院一位老教授引用唐代诗人刘禹锡的诗句评价方永刚:“战马一想到秋天草肥,抖动鬃毛就要驰骋。雕一看到天上的青云,就渴望飞上云霄。战士总是时时刻刻准备冲锋,方永刚也是这样!”

  此言不虚。每当世界风云变幻,他总是在第一时间做出“快速反应”。

  1999年3月25日,方永刚上长海县石城岛函授辅导。当天早上6点打开电视,一个消息传来:科索沃战争凌晨3点爆发了!

  早饭时,部队领导提出,能否调整授课计划,先给官兵讲讲科索沃战争问题。方永刚爽快应允:“可以,8点半开课。”于是,战争发生5个半小时后,方永刚就走上了讲台,把这场战争的性质由来、中国政府的原则立场、这场战争对中国特色军事变革的启示条分缕析,一一道来。
“履行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没有前线和后方之别。作为穿军装的理论工作者,我要和全军将士一起,在自己的岗位上保持冲锋的姿势、战斗的状态。”这是方永刚对自己使命的解读。

  如何帮助官兵深入学习领会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如何在军队建设中全面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提高履行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的能力?……这些年,他马不停蹄地宣讲党在军队和国防建设领域的创新理论,走遍了白山黑水的部队、哨所,踏遍了万里海疆的海岛、军港。

  黑龙江畔,漠河边防四连。那天,为函授学员连续授课的方永刚嗓子疼得咽不下饭。临行前,指导员试探着问:“能不能再给战士们讲一讲周边形势?”“行!”方永刚二话没说。

  江风猎猎,涛声盈耳。站在全连官兵面前,他从身边这条大江的历史讲起,一直讲到东北亚国际形势和周边局势,讲到党和国家的对外政策,一口气讲了两个小时。

  这,是方永刚跑得最偏远的一堂课。

  黄海前哨,某要塞区。那次上岛,方永刚讲完函授课,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官兵们听得兴致勃勃,有些士官和干部的家属也抱着孩子来听课。于是,方永刚又讲了3个多小时,一直到晚上11点半。

  这,是方永刚讲得最晚的一堂课。

  2000年4月,方永刚来到青岛驻军某部做问卷调查,这里的部队接二连三请他去讲课。一个星期的时间,他上午讲、下午讲,有时晚上还要讲,总共讲了15堂课。

  这,是方永刚教学生涯中最密集的一组课……

  风里来、雨里去,上海岛、走边关,方永刚始终关注着时代的风声浪声。那年,他作为沈阳军区联勤部客座教授,曾在3天时间内连跑东北三省,往返2000多公里,讲了5堂课。一名陪同他的部队干事惊讶地发现,这5堂主题相同的课,方永刚居然讲了5个“版本”,每天发生的国内外最新时事都被他带进课堂、融入宣讲。

  “迎着难题走,让自己透彻的分析解开听众的心结,是理论工作者最大的乐趣和幸福”

  每次外出讲课回来,方永刚总是一副乐陶陶的样子。很多人纳闷:如此辛苦地奔波讲课,他乐从何来?

  一次,方永刚在电车上听到一名乘客针对一些不良的社会现象发牢骚,忍不住说了几句自己的看法。没想到,这名乘客竟和他激烈地辩论起来……

  下车后,望着远去的电车,方永刚陷入了深思:我们的社会正处于一个大变革的时代,人们对各种社会现象认识不一,难免存在着一些模糊、偏激,甚至是错误的看法。对此,理论工作者应该怎么办?

  “我相信,只要道理讲得透彻,就能说服人。”为此,方永刚走上了不知疲倦的宣讲之路。

  黄海深处,100多个大小岛屿宛若串串银珠。去年,全国取消农业税,长海县的农民、渔民喜上眉梢:种地、打鱼、养虾都不用交税啦!

  然而,方永刚登上海岛讲课,却发现台下的县乡两级公务员们打不起精神。原来,长海县没有工业,取消农业税后,原来靠地方税收发工资的县乡公务员对落实免税政策产生了顾虑。

  方永刚笑了:“取消农业税,是党中央着眼科学发展制定的一项关系全局的大政策,肯定有相关的配套政策出台……”接着,他针对“三农问题”和工业反哺农业等问题,详细分析起来。

  果然,大连市政府很快对长海县采取了“市对县转移支付补助”政策。一位公务员打来电话:“方教授,你说得真准。这下好了,渔民也高兴,我们也高兴,教授你说这是不是双赢啊?”方永刚纠正他说:“这是和谐,是让全体人民共享改革发展的成果!”

  真理是神奇的,它能让人穿透迷雾,看到未来的风景。在方永刚看来,党的创新理论又是朴实的,说的是顺民意、谋民利、得民心的道理。

  这年暑假期间,方永刚在大连市小龙街干休所讲解“三个代表”重要思想。针对一些老干部的提问,他从老干部熟知的党史讲起,说明“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是党的一贯主张和自觉实践。当他讲到毛泽东同志有5位亲人为中国革命献出了生命,又把长子岸英送上朝鲜战场;邓小平同志一生“三落三起”,还始终为中国人民能过上好日子殚精竭虑时,不禁声音哽咽,热泪盈眶。

  这时,台下许多老干部也抹起了眼泪。突然,一名老干部失声痛哭……

  讲课,不得不暂停了5分钟。等大家情绪恢复平静,方永刚娓娓道来:“老同志出生入死打江山,你们最关心的,就是子孙后代能不能保持党的先进性。今天我们党把‘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写在旗帜上,就是要确保老一代开创的事业千秋万代传递下去!”

  掌声四起!接着,他联系新形势下加强党的建设需要,把“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本质讲得深入浅出,发人深省。

  从此,方永刚在大连地区干休所讲课出了名,很多老干部只要听说他来讲课,就从这个干休所追到那个干休所……

  群众想知道什么,他就讲什么;听众提问越是尖锐,他讲得越是起劲;什么问题敏感,他就讲什么问题……这些年,为了方便群众与他联系,他向社会公开了自己的手机号码。于是,预约他讲课的电话不断,还有群众直接给他打电话讨论问题。10年间,他用坏了4部手机,但是手机号码始终没有换过。他说:“迎着难题走,让自己透彻的分析解开听众的心结,是理论工作者最大的乐趣和幸福!”
“我是党的创新理论的直接受益者,我对党的创新理论有发自内心的深厚感情”

  110级台阶,从山脚通向山顶。大连舰艇学院政治系的教学楼,就坐落在山顶上。俯瞰沸腾的城市,方永刚常常感慨:“生活在这个时代,真幸福!”

  方永刚的老家萝卜沟乡土地贫瘠,十年九旱,是出名的贫困乡。当年,在“左”的路线影响下,受家庭出身影响的他一不能当兵,二不能上大学。一年闹春荒,他眼睁睁看着妈妈没米下锅,愁得坐在院子里抹泪……

  方永刚永远记得那一天:1979年的春天,村支书来到他家,一字一句地宣读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作出的取消家庭成分的决定。父亲老泪纵横:“今后,我的儿子和别人的孩子一样啦!”

  党拨乱反正的好政策改变了方永刚的命运。1981年,他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复旦大学历史系。1985年,他不但参军入伍,还成了一名政治理论教员。

  第一次穿上军装,第一次登上讲台,方永刚激动不已:“这一切都是党给的,都是党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带来的!”

  情感的闸门一旦打开,激情的长河就会奔涌不息。他常说,自己有两个生日:“母亲生我的日子是一个,还有一个是我的政治生日:1978年12月18日,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幕的日子。”

  采访中,很多人都提到方永刚的“三次痛哭”——

  1984年,国庆大典。从电视里看到北京的大学生打出“小平您好”的横幅,他感动得哭了。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发表,他百感交集,和教研室几位志同道合的同志抱在一起,喜极而泣。1997年,邓小平同志逝世,他悲痛不已,失声痛哭……

  列宁说:没有人的感情,就从来没有也不可能有人对于真理的追求。正是对党的创新理论的深厚感情,催生了方永刚研究传播党的创新理论的如火激情。

  1997年5月8日,他骑自行车遭遇车祸,颈椎破裂,碎骨只差韭菜叶宽的距离就戳到主神经。医生在他头骨上钻了两个眼,用钩子吊着16磅的秤砣,整整吊了108天。

  身体不能活动,脑子还能思考,方永刚让妻子把书拿到病房来,用手举着看,从一开始举3分钟不到就得休息,到后来举着书一看就是3个小时、6个小时……住院期间,他看了43本书,还写了一本30万字的专著《亚太战略格局与中国海军》。空闲时,他给病友们讲国际形势,讲得大家出院时仍恋恋不舍。

  “两年之内不准坐车船,走路要稳。”出院时,医生这样叮嘱他。但是,方永刚哪里“稳”得住?很快,他又走上了外出讲课、调研的征途。

  从三峡大坝建设到西部大开发,从申办奥运到“神舟”飞天,从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到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13亿中国人民践行党的创新理论的惊世伟业,让他激情迸发。1998年,全国纪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20周年,方永刚接连写了10余篇研究文章。党的十六大之后,他又和两名同志合作,共同研究江泽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这个国家社会科学重点课题,40万字,几易其稿。在《江泽民文选》发行之际,及时出版。

  去年,他和课题组的同志一起,编写出《党的创新理论专题研究》教材。这是全国、全军首部系统研究科学发展观的理论专著,人民出版社决定党的十七大之后出版发行。

  “尽管病魔正在威胁我的生命,只要一息尚存,我就要用如火的激情去追寻春天的阳光”

  一条白毛巾,方永刚讲课时总是随身带着。每次一上讲台,哪怕是寒冬腊月,也边讲边不停地擦汗。听众们说,方教授讲课,一只手摘眼镜,一只手擦汗,嘴里还在滔滔不绝地讲。

  一次讲课后,从全身淌下的汗水浸透了裤子、沾湿了椅子。从此,每次外出讲课,他的妻子回天燕都要给他准备两套内衣,让他讲课后到卫生间换了再走。

  “嗓门高,精神高度集中,身体需要的氧气多,血管拼命压缩,就出汗多,这说明我身体新陈代谢好!”方永刚曾这样说。

  然而,病魔正向他悄悄袭来。2006年11月17日,凶恶的结肠癌让他躺倒在无影灯下。

  然而,他依然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2007年1月15日,他再次走进课堂。

  军礼,依然标准;嗓音,依然洪亮。然而,学员们看得出,方教授明显地消瘦了……

  这两节课,在他看来非同寻常——《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与海军基层建设》。手术后,他执意向系领导请求:按照原计划上完这两节课。

  “这是我的使命!”讲台上,他开宗明义。讲台下,一片肃穆……

  1月22日,他再次来到大连市地税局,讲《正确理解和把握科学发展观》。得知他刚刚做了大手术,地税局领导后悔不已:“方教授,我们实在不知道您得了这么重的病,不要讲了,不要讲了!”

  “我两个月前就答应你们讲这一课,能讲多长时间就讲多长时间吧!”这一课,方永刚讲了一个半小时……

  “如果有一天,我的生命之钟停摆了,我愿意把它定格在自己的岗位上。”听到方永刚的肺腑之言,很多人热泪不止——

  大连舰艇学院原副院长崔常发记得:去年暑假,方永刚一天也没休息,夜以继日编写《党的创新理论与实践》教材,学员们一开学就用上了。这个暑假,他还组织研究生们编写了80万字的革命回忆录《亲历长征》。

  国防大学马列教研部张彬副主任记得:去年10月,方永刚参加了全军首届军队政治理论骨干研修班,他“加快军队政治理论教学科研队伍建设步伐”的发言博得全场喝彩。研修期间,他还连熬两夜,应邀作为主要执笔人完成了《论长征精神的时代价值》。

  与他同病室的离休干部莫鸿发记得:就在手术前几天,他一觉醒来,看见方永刚还趴在病床边上,在笔记本电脑上赶写教案。

  他的研究生肖小平记得:手术后7个小时,方教授刚刚苏醒,看到小肖在床边守候,就吃力地问:“你的毕业论文准备得怎么样了?”

  每天,当太阳照进病房,躺在病床上的方永刚都要深情地凝望——

  他明白,一个人生命的长短,不在于眼睛能睁多久,而在于当眼睛还有光彩的时候,用它去追寻什么。

  只要一息尚存,他就要去追寻,用如火的激情去追寻春天的阳光!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南二环东路20号 河北师范大学党委组织部 邮编:050024
电话:0311-80789820  电子邮件:zzb@mail.hebtu.edu.cn